我的账户
大港新媒体

自媒体资讯干货

亲爱的游客,欢迎!

已有账号,请

立即登录

如尚未注册?

加入我们
  • 客服电话
    点击联系客服

    在线时间:8:00-16:00

    客服电话

    400-000-0000

    电子邮件

    xjubao@163.com
  • APP下载

    大港新媒体APP

    随时随地掌握行业动态

  • 官方微信

    扫描二维码

    关注大港新媒体公众号

大港新媒体 网站首页 资讯列表 资讯内容

英特尔再换帅 技术派老将回归能否带领芯片巨头走出困境?

2021-01-23 发布于 大港新媒体

  不断加剧的竞争压力下,英特尔决心辞退有着财务背景的CEO司睿博(Bob Swan),由公司前高管、现任企业软件公司VMware CEO帕特·基辛格(Pat Gelsinger)接任,自2月15日起担任英特尔第八任CEO。

  这也意味着,司博睿将成为英特尔历史上任职时间最短的CEO。在司博睿任期内,英特尔新业务发展遇阻,传统业务也遭到打击。对于处于十字路口的英特尔公司而言,此次换帅意义重大。

  试错两年,英特尔回归技术派领导

  虽然英特尔强调,司睿博下台与2020年的业绩表现无关,但市场普遍认为,激进投资者的施压迫使英特尔做出此番换帅决定。

  去年12月,对冲基金Third Point首席执行官Daniel Loeb在给英特尔董事长Omar Ishrak的一封信中,敦促英特尔认真考虑进行战略调整,包括是否舍弃部分收购企业,以及是否仍然坚持芯片设计和制造一体化模式。

  回顾英特尔的历任CEO,基本上都是技术出身,且多在英特尔内部任职数十年,经历层层提拔。而司睿博则是财务背景,从其履历上看,司睿博自2016年10月起担任英特尔CFO,任职期间,他负责英特尔全球财务、并购、投资者关系等。加入英特尔之前,司睿博曾在应用材料公司董事会任职,还连续9年担任eBay首席财务官。

  在前任老板科再奇(Brian Krzanich)因违反了公司禁止员工之间有亲密关系的规定而辞职后,代理科再奇主政的司睿博一度没有计划长期掌管公司。因此,当2019年1月由司睿博担任CEO的任命下达后,市场对英特尔的决定颇为担忧,因为这打破了英特尔的用人传统。对于面临重重挑战的英特尔而言,由财务出身人士而非技术派领导,公司前景并不明朗。

  从实际结果来看,司睿博主政英特尔两年多来相当不顺利,错过了多个关键性时机。

  英特尔在芯片先进工艺上继续落后,10纳米工艺量产时间不断延迟,直到本周才宣布基于10纳米制程的服务器芯片开始量产,而竞争对手已经将主要制程节点推进到5纳米。

  在资本市场,英特尔的市值不仅被对手英伟达超越,市场份额也被AMD逐渐抢走,还遭到了苹果公司的抛弃——未来不再是苹果电脑CPU的供应商。

  四面楚歌之下,市场对新CEO如何领导英特尔走出困局抱有期待。换帅消息一出,英特尔股价随即大涨,对手AMD却在下跌,表明外界对英特尔新任命的CEO持看好态度。

  现年59岁的基辛格其职业生涯就始于英特尔,曾在此工作长达30年,于2000年被任命为英特尔公司历史上第一位首席技术官,一度成为CEO人选。他曾主导了80486处理器的架构设计。

  2009年,基辛格从英特尔离任后,先后在EMC和VMware担任COO(首席运营官)和CEO。

  在担任VMware CEO的九年时间里,基辛格带领VMware凭借虚拟化技术彻底改变了传统的数据中心。虚拟化技术,通俗讲就是提高软件在服务器上使用效率的技术。作为虚拟化技术的领导者,VMware的收入在过去九年里增长了3倍,市值也从约240亿美元攀升至560亿美元。

  市场一致评价,基辛格将是英特尔目前最合适的人选。英特尔董事长Omar Ishrak在宣布任命时评价其是一位“久经考验的技术领导者”,基于在英特尔长达30年的工作经历,帕特将确保英特尔战略执行,巩固产品领导地位,利用未来的重要机会,继续从CPU向多架构XPU公司转型。

  英特尔亟待走出困境

  新任命发布后,基辛格在给英特尔员工的信中写道:“我18岁加入英特尔时,刚从林肯技术学院毕业。服务英特尔的30年间,我非常荣幸受教于格鲁夫、诺伊斯和摩尔门下。在英特尔的经历塑造了我的整个职业生涯,对这家公司我永远心怀感激。在这样一个推动创新的关键时期,一切都在加速数字化,我能以首席执行官的身份回到英特尔这个‘大家庭’,这将是我职业生涯中最大的荣耀。”

  基辛格强调,“英特尔的技术奠定了、并将继续塑造世界上的数字基础设施,而英特尔拥有非凡的人才队伍和令人瞩目的技术专长,为业界所钦羡。”

  基辛格需要带领英特尔开启新的征程,但摆在他面前的将是多个艰难决策。

  此前司睿博曾提到,英特尔正试图让公司从专注于主导中央处理业务,转向“以数据为中心”战略,在更广泛的应用领域发挥更大作用。

  当下,英特尔正在通过开发自己的专业芯片来适应形势的发展。在宣布新CEO任命的同时,英特尔还宣布7纳米制程技术方面已取得重大进展,并将于1月21日的财报电话会议上更新相关信息。

  英特尔已经对14纳米、10纳米、7纳米工艺的产品都做了新规划,今年正加速向10纳米产品过渡。并且提出了六大技术支柱,即制程和封装、架构、内存和存储、互连、安全、软件。通过这六大技术的排列组合,英特尔想要重构差异化能力,根据场景需求定制产品。

  另一方面,是否接受激进投资者建议,拆分设计部门、并将制造外包,也是横亘在英特尔面前的艰难抉择。这将直接导致英特尔不再是美国最大的芯片垂直整合制造商。市场盛传,英特尔最快在本月21日说明芯片制造将委托台积电等代工厂。

  TrendForce集邦咨询旗下半导体研究处分析称,英特尔目前在非CPU类的IC制造约有15%-20%的委外代工,主要在台积电与联电生产。2021年,英特尔正着手酷睿i3 CPU的产品释单台积电的5纳米,预计下半年开始量产。此外,中长期也规划将中高端CPU委托代工,预计会在2022年下半年开始,由台积电量产3纳米的相关产品。

  对此,TrendForce集邦咨询认为,英特尔扩大产品线委外代工,除了可维持原有IDM的模式,也能维持高毛利的自研产线与合适的资本支出,同时得到台积电全方位的晶圆代工服务,加上整合小芯片(Chiplets)、晶圆级封装(CoWoS)、整合扇出型封装(InFO)、系统整合芯片(SoIC)等先进封装技术支持。除了能与台积电在既有的产品线进行合作外,英特尔在产品制造方面也有更多元的选择,有机会与AMD等竞争对手在先进制程节点上站在同一水平。

  不少市场人士认为,基辛格上任不会改变英特尔短期内的策略。在伯恩斯坦的半导体行业分析师Stacy Rasgon看来,基辛格的影响在两到三年内不会体现出来,但会对英特尔的长期战略产生影响。

  至于未来基辛格能否带领英特尔重现荣耀,市场对此拭目以待。

(文章来源:界面新闻)


货架
1

鲜花
1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

请发表评论

全部评论

大港新媒体

扫一扫二维码关注我们Get最新资讯

相关分类
热点推荐
关注我们
大港新媒体与您同行

客服电话:400-000-0000

客服邮箱:xjubao@163.com

周一至周五 9:00-18:00

大港新媒体 版权所有

Powered by 大港新媒体 X1.0@ 2015-2020